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方舟子:也说说新冠病毒的传染力和致死率

有一个自称在做科普而实际上几年来一直在做伪科普的微信公众号“科学公
园”,发了一篇署名“挣脱枷锁的囚徒”的文章《COVID-19真实的致死率是多少?
要出现在古代后果将会如何?》,吓唬读者说:

  【基于早期表现出来的流行病学特征,有科学家认为,COVID-19是1918年大
流感以来人类面临的最大危机。原因在于其极其强悍的传播强度和非常高的死亡
率。】

  那么新冠病毒的传播强度究竟是如何的“极其强悍”呢?文章如此说:

  【多数人都搬出R0这个指标,并根据开始阶段有人给出的1.2到2.4的R0值说
COVID-19的传播强度并不高。但是,随着资料的积累,对COVID-19传播强度的R0
估值逐步走高,现在一般认为在4.5到6.5之间。事实上,人们还忽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现在的资料都是在一定程度的隔离措施下的结果。……换言之,COVID-19
真实的R0值应该显著高于4.5~6.5。】

  R0是基本传染数,指在没有外力干预的条件下,在一个对传染病没有免疫的
人群中,一个病人平均传染的人数。关于新冠病毒的基本传染数,有十几项研究,
结果不太一致,范围在1.4-6.5之间,多数估计为2-4。那么是不是“现在一般认
为在4.5到6.5之间”呢?只有两项研究的估计超过了4,都是6.5,但并没有被普
遍接受。一般认为新冠病毒的基本传染数是2-3,例如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疫情
的联合调查报告认为新冠病毒的基本传染数是2-2.5,《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在
今年2月28日发表的社论认为基本传染数是2.2。这与萨斯(2-5)相当,比麻疹
(12-18)低得多,但比流感高,流感的基本传染数才1.3。

  但“科学公园”还嫌不够高,要给再加两倍,而且意犹未尽,说“COVID-19
真实的R0值应该显著高于4.5~6.5”,因为他们认为研究者“忽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现在的资料都是在一定程度的隔离措施下的结果。”这真是把研究者都当
成了白痴,以为他们不知道基本传染数是什么意思,在建立模型推算时不懂得排
除外力干预。其实,把全世界的专家都当白痴,认为只有自己一个外行人最高明
的人,才是真白痴。

  我们再来看看新冠病毒感染的死亡率究竟有多高。本来,计算一种传染病的
致死率很简单,就是把病死人数除以总的病例。但是这一轮的新冠疫情还没有结
束,这两个数字都还在变化,准确的病死率目前是没法知道的。但是,这不等于
没法估算。最简单的估算方法是把现有的病死人数除以已确诊的病例,这叫做粗
死亡率(crude fatality rate)。这种估算虽然不是很准确,但在样本足够大时,
与实际结果相比不会太离谱。例如,1月26日我据此估算新冠病毒感染的致死率
在3%左右,因为有大量的轻症病例没有收治,实际致死率应该更低。这一个多月
来粗死亡率的确就一直在3%左右波动。

  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已经持续了三个月,很多病例已经完成了病程(痊愈或死
亡),那么对某一阶段的病例做分析,就可以得到比较准确的致死率。2月28日,
中国疾控中心对截止2月11日中国44672个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的统计结果是,
死亡率2.3%。所以世界卫生组织一直说,新冠病毒感染的致死率大约2%。这也是
被普遍接受的数据。

  有些人不相信中国的数据,认为中国有很多死亡人数没有被统计进去,致死
率应该比这高得多。疫情早期武汉当然很可能存在漏报死亡人数的情况(例如有
些病人至死都没有被确诊),但应该不至于数量多到让致死率大幅上升,因为与
其他地方、特别是国外相比,武汉、湖北的致死率已经高出了很多,难道国外的
数据也是假的?

  现在已经知道,相当一部分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都只有轻微的症状甚至没有
症状,这些人不觉得自己生病或只觉得自己得了感冒,没有被收治,也就没有被
算入确诊病例。那么实际的致死率应该是远低于2%。《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那篇
社论认为,新冠病毒感染的实际死亡率可能远小于1%,与严重季节性流感相当
(死亡率0.1%)。

  但“科学公园”却认为国际医学通用的这个致死率算法“是非常错误的”,
他们认为:

  【由于COVID-19的结局只有两个,死亡或痊愈。因此,如果计算到目前为止
COVID-19的阶段死亡率,应该是死亡人数与死亡人数和痊愈人数之和的比值。截
止2月24日24时,全国累计死亡2666例,累计痊愈27323例,那么阶段性死亡率为
8.89%——2666/(2666+27323)。】

  如果疫情结束了,用这种方法算出的死亡率和国际通用的算法会是一样的。
如果疫情还没结束,用这种方法算出的死亡率——“科学公园”发明了一个说法
叫“阶段性死亡率”——就会偏高,甚至高得离谱,这是因为痊愈需要的时间普
遍长于病死时间,所以痊愈人数大大滞后于病死人数,这样算出的“阶段性死亡
率”一开始就会高得离谱,之后随着痊愈人数的增加才逐渐下降。例如,在1月
26日我估算死亡率为3%左右,而当时死亡病例56例,痊愈病例才49例,按“科学
公园”的算法,“阶段性死亡率”是惊人的53.3%。“科学公园”说2月24日“阶
段性死亡率”已降到8.89%,而今天(3月3日)中国公布的死亡人数是2947人,
痊愈人数是47301人,“阶段性死亡率”又降到5.86%。变化如此大的“阶段性死
亡率”又有什么意义呢?

  即使是“阶段性死亡率8.89%”,“科学公园”也还觉得太低,不够吓人。
他们又发明了一个说法“自然死亡率”,意思是不做治疗的死亡率。他们认为重
症患者不做治疗就活不了,武汉的重症率就等于“自然死亡率”,等于22%。即
使把重症率等于死亡率,20%的重症率也是偏高的,因为这是对确诊病例的统计,
而正如我前面说的,还有大量的轻症、无症状感染者没有计入。

  “科学公园”之所以如此不停地拔高新冠病毒的传染力和致死率,是为了让
我们相信这样一幕末日景象,如果不采取极端的防控措施和治疗的话:

  【疾病所到之处,全部人口的5、6成被感染,被感染者死亡率超过30%。而
且这还是极其保守的估计。】【搁在古代,一场席卷全球的COVID-19下来,可以
消灭总人口的一半左右,很平常。】

  然而,在人类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过消灭全球总人口超过30%甚至一半的传
染病,何来的“很平常”?人类历史上最惨重的一次传染病是1918-1919年流感,
全球大约三分之一人口被感染,大约三十分之一人口死亡。当时对重症流感也没
有有效的治疗方法,这个死亡率也可说是“自然死亡率”。

  古代没有现在发达的交通,人员流动的频率和范围都远远小于现在,也就限
制了传染病的传播。即使交通再发达、人员流动再频繁,在传染病传播过程中,
随着死亡人数和痊愈获得免疫的人数的增加,就必然会限制了疾病的传播速度和
范围,而且在传播过程中,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下,病毒的毒性也会逐渐减弱。也
就不可能出现全部人口六、七成被感染,一半人口死亡这种惨状,那只会出现在
无知而变态的想象当中。

  那么,“科学公园”把新冠病毒渲染得极为恐怖的目的何在?为了吓唬读者
去乖乖地接受极端的防控措施和过度的治疗?

赞(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语丝 » 方舟子:也说说新冠病毒的传染力和致死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打假反伪

新语丝方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