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医可以抗击新冠疫情吗?

从去年底开始,全世界都在抗击新冠状病毒带来的疫情。为了使疫情早日结
束,广大医务工作者舍生忘死,夜以继日地奋斗在抗疫的第一线。目前,疫情在
中国已经基本被控制住,随着气温逐渐升高,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解除紧急状态。

  然而,一些中医的推手急不可耐地跳出来,摘取还未到手的胜利果实。由一
些中医的院士专家领头,将中医药强行加入新冠肺炎的治疗,甚至有人喊出了
“中西医结合,中医为主”这样的口号。问题是,中医真的可以抗击新冠疫情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首先,需要厘清中西医的概念。中医准确说是中国传统医学,以阴阳五行为
基础,望闻问切为诊断依据,君臣佐使为用药配伍原则的经验医学。在古代西方,
一样有着类似的传统医学,公元前 5世纪恩培多克勒提出一切物体都由“火、气、
水和土四种元素”组成,和我们的五行说相似,后来希波克拉底学派将四元素论
进一步发展成为“四体液病理学说”——机体的生命决定于四种体液:血、粘液、
黄胆汁和黑胆汁,四体液平衡,则身体健康;失调则生病。古代西方医学同样从
整体和统一的观点来队识人体和疾病现象,是不是和我们的中医很像。

  但是文艺复兴以后,伴随着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一系列科学和相关技术
的发展,诞生了以实证为基础的循证医学,其核心思想是医疗决策应当在现有的
最好的临床研究依据基础上作出,但同时也重视个人的临床经验。欧美以及日韩
等发达国家,传统医学已经被逐出官方医疗体系,简单说就是你去看传统医学是
不能享受医保的。由于现代医学诞生于欧洲(西方),所以我们称为西医,以与
我们的传统中医区别。为表述方便,我们在后文仍以西医称呼现代医学。

  西医的出现,尤其是微生物(细菌、病毒等)的发现和抗生素、疫苗等发明,
使得人类在对抗传染病的领域有了长足的进步,许多在以前极为可怕的不治之症
被成功打败,甚至如天花等少数传染病已被彻底消灭。在人类与传染病的斗争中,
所有取得的进展都是拜西医所赐,我们看不到中医和其他传统医学起了什么作用,
或者说只能在影视和文学作品中看到所谓神医悬壶济世。

  就这次新冠疫情来说,从发现病患;流行病学调查确定传播途径和场所;确
定病原是冠状病毒及生物学特点;再到戴口罩、消毒、隔离病患以阻断传播;核
酸检测和CT检查确诊患者,无一不是西医的功劳,中医在里面没有起任何的作用。

  中医里把急性传染病统称为瘟疫,由于阴阳五行理论的先天缺陷,不知道微
生物是导致疾病的原因,也就无法建立正确的分类学,区分普通感冒、SARS和新
冠病毒,同样也搞不清传染的途径。搞不清传染途径其实比搞不清何种病原微生
物更要命,因为你无法阻止疫情的传播。对于大部分传染病,特别是新传染病,
人类其实是没有特效药的,所以阻止疫情扩散的办法主要是阻断病原传播。由于
各种传染病的传播途径是不同的,新冠是飞沫,艾滋病是体液,疟疾是蚊子,鼠
疫是啮齿类,霍乱是水(进入消化道),阻断了传播途径,就可以阻止疫情的扩
散。而这些全是西医的功劳,中医在这方面毫无建树。1910年鼠疫在东北爆发,
当时中西医都想去救治,守旧的清政府难得做了一回开明事,委派英国剑桥大学
医学博士武连德全权负责疫情控制。武连德靠着隔离疫区、捕杀旱獭,焚烧尸体
等阻断传播的措施成功扑灭了疫情。中医不懂得鼠疫传播途径和自我防护,不仅
治死了很多人,连参与救治的本地中医郎中都大半感染致死。当时正值中西医激
烈交锋,但京津等地的名中医还算识相,任凭媒体百般激将,也不肯去东北救灾。
现在的中医就更加聪明了,靠着西医弄清了病原和传染途径,用着西医的防护手
段,仗着西医顶在救治的一线,就敢到疫区向上面邀功了。

  传染病的治疗相对比较麻烦,前面说过,大部分传染病没有特效药。也有运
气好的,比如疟疾,人类很幸运发现了奎宁和青蒿素,但这也是疟疾传播多年以
后的事,而且偶然成分很大。顺便说一下青蒿素,这是标准的西药,和中医其实
关系不大。当初为了抗美援越,抗疟的需求大增,政府组织了全民会战,从上千
个中药古方中筛选,可惜无一例外都失败。某个课题组想着是否可以从青蒿的亲
戚里再找一下,结果从来没有记载抗疟的黄花蒿(臭蒿)进入了视野。课题组长
按常规制订了水——醇——醚的提取路线,不巧临时被抽调从事更为重要的工作。
组里的女实验员接着继续工作,成功分离到了一种有效的抗疟成分,并于40多年
后获得了诺奖。当然她的实验记录缺失,样品也无法提供(做结构鉴定和药理的
是昆明组的提取物),从科学上说还是有些瑕疵的。为了某些需要,该物质被命
名为青蒿素,而不是黄花蒿素,提取也被说成受葛洪《肘后备急方》中将青蒿
“绞汁”启发,要知道其他绝大部分的药方都是加水熬煮,而青蒿素是既怕热又
不溶于水的,所以青蒿素的发现真是比守株待兔还要幸运。更为夸张的是,后来
药典也按这个进行了修改,以前的黄花蒿被命名为青蒿,个中原因就不好细究了。
此外,现在抗疟使用的是青蒿素的衍生物蒿甲醚,是在青蒿素的分子结构上做了
化学修饰,以提高药效和溶解性,这和中医的阴阳五行、君臣佐使就更搭不上边
了。

  在古代,由于没有有效的诊疗手段,传统医学起到了安慰的作用。人类能进
化到当代,自然有其生物学上的特点,没有传染病可以杀死所有的人,总有人由
于各种遗传因素或是别的原因,能够在死亡的阴影中下存活下来。黑死病(鼠疫)
曾经杀死了三分之一的欧洲人,天花甚至杀死了九成的美洲印第安人,但总还是
会有幸存者,这些幸存者往往就被说成传统医学的功劳。随着科学的发展,现代
医学开始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传统医学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尤其是在烈性传染
病、急病领域,中医已经不敢触碰,毕竟人命关天。所以脑子灵光的中医早就躲
进糖尿病、高血压等病程缓慢,西医又没有特效疗法的慢性病领域里续命。不信
邪的中医当然也有,出于对武连德在1910年扑灭鼠疫中排挤中医的不忿,10年后
鼠疫在东北再度蔓延时,一帮中医开了一个纯中医诊所,重金聘请名中医坐镇,
和武连德等西医叫板,可惜送过来的10多名确诊病人几天内全部病死,连中医研
究会的一个负责人也挂了,最后中医自己求饶不要再送了,前车之鉴啊。

  一个西药如果要证明有效,需要经过漫长的过程,首先是临床前研究,包括
细胞实验和毒性、药理等研究。现在被卖断货的双黄连就是体外细胞有效。体外
细胞有效的候选药,只有不到1%可以走到最终上市,而且实验用的双黄连是口服
液,而病毒感染的主要是肺部,需要被胃吸收,进入血液循环系统才能起效,吸
收效率啥的都没做,就宣布成果实在是有些草率。药物直接进入血液也可以通过
注射,讽刺的是,双黄连注射液因为毒副作用过大,2018年被列入儿童禁用目录。
开句玩笑,用二锅头试验,可能细胞试验效果更好(酒精杀毒),但显然病人就
是被灌醉了对治病也没什么用。

  临床前通过了,还需要进过严格的大样本双盲对照临床试验。大样本是需要
有足够的病人进行测试,如三期临床要求最低病例数在300例;对照就是需要将
试验新药与空白安慰剂或已上市的其他类似药物进行对比;双盲就是病人和治疗
的医生都不知道病例使用的是试验新药还是安慰剂或已上市药品。临床试验结束
后进行揭盲,按照统计数据以确定试验新药是否有效。之所以临床研究需要这么
做,是为了最大程度避免人为因素和偶然因素对实验结果的干扰。否则,就是跳
大神、打鸡血也治好过病人(主要是自愈),你能说那也有用?现实是,目前没
有一种纯中药能通过这一标准,所以目前没有一种中药可以作为药品在北美或欧
盟上市。看到这里有人肯定要反驳,云南白药在美国就可以买到,那是以膳食补
充剂(类似于国内的保健品)销售的好吗,而且成分和比例必须严格标明的(国
内可以保密)。

  我们的中药以经验为主,问题是经验还不可靠,大多靠瞎猜。中医里,这次
疫情疑凶之一蝙蝠的屎是一味明目的良药,谓之夜明砂,古人看蝙蝠在黑夜里来
去自如,肯定眼睛好。可是现代生物学告诉我们蝙蝠靠回声定位,不靠眼睛。这
次疫情的另一疑凶穿山甲的鳞片可以给产妇通乳,古人看穿山甲打洞厉害,所以
认为鳞片可以有疏通功效。可是现代生物学告诉我们穿山甲的鳞片主要是角蛋白,
和指甲差不多,即使能消化也是变成氨基酸吸收,和吃鸡蛋没啥区别。由于疫情
紧张,国家对于新冠的新药加快审批,最近披露的消息,有200多个所谓新冠新
药在进行临床实验,其中大部分是中药,最后的结果可以想见是一地鸡毛,反正
上临床的候选药绝大部分不能成功进入市场,失败很正常,先弄点钱赚个吆喝再
说。对付瘟疫,其实中药里的圣经《本草纲目》就记载了一味神药——母猪屎,
可解一切毒。用法也简单,水和服之,不知道这次中医为啥没有试一下。

  对于感冒这种自限性疾病,即使不吃药,一般7天后也会痊愈,现在的感冒
药(如泰诺)不是杀死病毒,而是缓解症状。这次的新冠肺炎也属于自限性疾病,
虽然来势凶猛,传染性很强,而且有着2.3%的致死率。但其实80%的感染者是轻
症,甚至没有什么症状,即使不治疗,大部分在14天后也能自愈。对于20%的重
症患者,西医也没有束手待毙。由于病毒主要损害肺部,可通过输氧等方法改善
呼吸,用干扰素等进行抗病毒治疗,很多死亡病例是年老且有其他疾病,还要给
予相应的治疗,防止并发症。有一部分年轻的死亡病例其实是身体对于病毒的炎
症反应过度激活,还要使用糖皮质激素抑制。经过这些治疗,大部分重症患者也
可以康复的。中医当然不懂这些,他们只会笼统说什么提高免疫力,殊不知有些
重症病例恰恰是免疫力被过度激活。

  说了这么多,对于中医在新冠疫情中所能起的作用,有科学思维的人都会持
怀疑态度。大家也不难理解中医为什么一定要和西医结合才敢上手,为什么必须
采取西医的检测和消毒措施,为什么主要救治轻症患者和预防。伟人说过“实践
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方法”,中医如果想正名,就需要通过治疗效果来说话。最佳
方案是找一批国内最牛的中医,设立一个纯中医诊所,所有疑似病例无论轻重一
起收治,望闻问切诊断病情(不使用核酸检测和CT等),仅使用中药、针灸、艾
灸等进行医治,最后统计数据和纯西医治疗进行对比。顺便说一下,口罩、消毒
水、甚至体温计啥的也都是西医的玩意,不要误用。当然,我相信没有哪位中医
敢这么做,你看即便院士中医面对镜头,也是一直口罩蒙面。

  2003年SARS期间,中医虽然没啥建树,但还不至于过分抢镜,弄了一个连花
清瘟也只是辅助,不敢到一线医院干扰救治。现在新冠疫情扑灭虽然看到了希望,
但尚未取得胜利,一帮中医就来抢地盘。前面说到的大量中药在做临床,已经挤
占了大量科研经费和一线医护人员的有限精力,连世界卫生组织唯一认为有希望
的瑞德西韦临床试验也被挤兑得病例都凑不够,这已经不是用不厚道可以概括了。
巧合的是疫情发生前一个月,中国8所著名中医药大学(包括那位频频出镜的院
士中医担任校长的学校)被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世界医学院校名录除名,说白了
就是世界上不承认这些医学院学生的医学学历,这些学校的毕业生在国外当医生
是不要想了,连进修,国际交流都受影响,只好留在国内混饭吃。不难理解,这
次疫情,如果中医再不出来刷存在感,没准以后就被边缘化了。

  只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毕竟开不得玩笑。

赞(2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语丝 » 中医可以抗击新冠疫情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扯蛋的龟儿子

    过客 2个月前 (10-13)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KKG-AN00 Build/HONORKKG-AN00 P1 10 回复

打假反伪

新语丝方舟子